以下内容来自互联网。

每个故事里都有个说书人,如花的故事里,我就是那个说书人。

十八年前,我游走四方,来到这个小村庄。夕阳西下,小村的渡口染上一层金黄,河水粼粼,船夫撑篙站在船上。女子粗布白衣站在长堤,男子青衣长衫立在船头。两人似乎依依惜别,我别过头,转身向村子走去。

这个小村是如陶潜笔下世外桃源一般的存在,我渐渐动了停驻的心思,在此留了下来,成这个小村唯一一个茶摊雇佣的说书人。说古今,道无尽,我肚子里故事很多,所以也很在村子里吃得开。久了,老人们也拉着我说一些故事,说得最多的,还是如花。

如花,如花,人如其名,似玉如花。从前我以为,那般美貌的女子,应该是只有京城那种大城市才养的出来的佳人。三十六年前,村头赵家生了个女儿,小小年纪眉眼未开便已是粉雕玉琢的漂亮娃娃,老人们都说,这个娃儿,日后定是个倾城佳人。赵家老爷也很高兴,一岁上便与村里最有钱的李家订了亲。

李家少爷是个神童,所以李家老爷定的要求也高,要其考上状元光耀门楣。如花八岁后便开始为李家少爷掌灯,所以当夜半时分,便总能看见一间屋子亮着灯,低低的读书声隐隐传来。如花研磨,李家少爷吟诵四书五经,时而双眸对视,两小无猜的情谊不必多说。   

转眼,十年已过,如花长到了十八岁,是该嫁人的年纪,当年的小孩子也长成了倾城佳人。李家少爷弱冠,眉目俊秀,满腹诗书。二人青梅竹马,情思绵绵。如花十八岁生辰这一日,李家少爷终于胸有成竹,上京赶考。如花送其到渡口,二人执手。李家少爷信誓旦旦,如花,我定不负你,等我,等我金榜题名时,定风风光光娶你为妻。如花娇羞,莫说等你金榜题名,就是一生一世,我也等得。

船夫心硬,长篙一撑,小船轻快,渐渐没了踪影。孤帆悠悠,带走的不止李家少爷,还有如花万千心思。杨柳万千枝条丝缕缠绵,江水依旧奔流。

后来,我到了这个村子,所有的故事全记在了心里头。

每一日,如花在茶摊帮完忙后,总要去渡口。长堤上杨柳依依,无限温柔。如花就靠在树旁,看江阔云低,望眼欲穿。风过柳动,吹乱如花的发,吹散如花的思念。夜深人静,我也总看见村头的那间屋子灯火明亮,不必想也知道是如花在怀念李家少爷。我低叹,金榜题名,还会锦衣还乡么?

如花依旧执着。每日有从渡口来歇脚的人买酒喝,见了如花,也总不免有意无意的问这是谁家姑娘,如花似玉为谁留着还没嫁人?很快的,过了两年,如花再不嫁人,就是嫁不出的了。赵家老爷着急,媒婆踏破了门栏,如花就是不嫁,有次逼得急了,竟撞上了柱子。赵老爷害怕,见她除了枯等也没什么别的,也就随她去了。

时光荏苒,春风乍起。夏池莲开。秋叶凋零。冬雪飘落。

我来了村子有多少年,如花便等了多少年。日日守着那小渡口,等着良人。其实京里早传回来消息,李家少爷金榜题名,独占鳌头,圣上垂青,赐婚公主,府邸明月楼。只是如花不信,任谁去说,都温婉的笑着,他要我等他,便是一生,我也要等的。人们见她坚持,慢慢也不再去说。近十八年,如花日日等候。

前些日子,是如花的三十六岁生辰。当年风华绝代的美人也已迟暮色衰,只是那眼中的坚定依旧。那日,如花请人扶着她,最后一次到那渡口。十八年,如花日日操劳,夜夜等候,身子早就开始衰弱,这些日子更是严重到行走不能,但她仍日日要人扶着到渡口守她的良人。

那日,如花倚在树旁,喘息微弱。旁边的人听到她低喃:对不起,我等不了再一个十八年了。慢慢的,闭上了眼睛。

后来,人们依着如花生前的愿望,把她葬在了长堤上的柳树旁。她说,她等不了也要看着他回来,衣锦还乡。

我得了赵家老爷的同意,把如花的故事写成了书,日日在茶摊上说一出,总有人湿了衣袖。这日,我继续醒木一拍,如花的故事,从头说起。人群里一锦衣男子低眼,泪湿衣袖。我心下了然,不动声色,继续说着我的书。我的故事里,如花依旧在等候。

到收摊,我正收拾东西,有人拉住我的衣袖。我抬头,是那个锦衣男子。   我布下茶,听他悠然开口。

和如花的故事一样的开头,一样的发展,但是故事里的男子却不一样了。少爷上京赶考,一篇文章名动京城,圣上御笔钦点状元名号。少爷欣喜若狂,他终于有了迎娶心上人的资格。但状元之才,向来只能由皇家独占,何况这次的状元英俊风流,更是驸马的不二人选,一纸诏书,便欲拆散一对鸳鸯。少爷也是高傲心性,况且家有佳人等候,怎肯屈从?   皇家颜面不容践踏。少爷抗旨让皇上龙颜大怒,下旨建了明月楼,道你若想不通便在里面过一辈子。少爷无奈,被迁进明月楼。皇上对外宣旨少爷已成驸马,入住明月楼,说是要面子,也不乏想让少爷在家等候的心上人绝了那份念头。

但纵其天子威严,也强不了别人的心思。少爷宁死不从,一来二去,竟在楼里住了十八年。十八年,公主老了一个又一个,没有一个公主愿意像如花一样等候。圣上无奈,只得将少爷放了出来。

待少爷马不停蹄赶回故乡,佳人却已找不到踪迹。

我默默收茶,带着李家少爷去了长提。我指着如花的坟,李家少爷僵住。

夕阳西下,我依稀又看见那个粗布白衣的女子,满心期待地走过堤上柳,望断愁肠。

苍茫人世,浮云半生,猜不透。你以为的那个故事,你看到的那个开头,你经历的那个过程,带来的,或许并不是你以为的那个结局。

我终于有了这个完整的故事,辞了村人的挽留,继续上路。

我还要去找下一个故事。